甘蓝

努力学着写好亚梅文

©甘蓝
Powered by LOFTER

【AM待授翻】我等皆若星尘 We Are Stardust(6)

科幻星际AU HE/ 作者 fuzzytomato/ 原文点我

分级: M ;  全文字数预计8W左右

前文请戳: 合集  无间隔符版请走 SY

我又把这篇捡起来了!还有一更就能完结(虽然我也不知道下一更是什么时候(逃走

—— ——

从睡梦中醒来,亚瑟的意识缓缓滑进了现实。他首先注意到的,是身边床垫的轻微下陷,一条腿正十分亲昵地缠在他自己的大/腿上。而亚瑟躺在那儿,被单凌乱地堆在他的膝盖处,胳膊埋在他的枕头下,浑身上下都暖融融的,幸福与满足几乎就要溢出来。接着他意识到背上传来一股痒酥酥的感觉,有手指在轻轻地描画他脊柱,亚瑟睁开眼睛,看到梅林正冲他微笑。

随后他回想起昨晚,那种渴望梅林到骨子里的疯狂,那种从梅林身体上获得的慰藉,他的心脏不禁漏跳了一拍。突然涌起的情感太过强烈,以致于亚瑟忍不住靠过去,给了梅林一个早安吻。梅林的嘴唇软软地贴着他的。

当他们分开时,梅林成功地脸红了。

“嗨,”他有些羞涩地说,截然不同于昨晚在亚瑟的身/下呻/吟扭/动的样子。

亚瑟笑着回他。“嗨。”

“睡得好吗?”梅林问,手指向上追随到了他的肩膀,描摹着亚瑟肩上的伤疤,和凤凰卫队入/伍时留下的纹身标记,而亚瑟努力试着不让自己退缩。

“很好,”他诚实地答道,这的确是他在很长时间内头一次能睡得这么久,“你呢?”

梅林咧着嘴,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:“这里难得清静了。你似乎对我产生了影响。”

“我让你高/潮得傻掉了?”

梅林大笑起来,重新倒回枕头上:“不是,你这笨蛋。我是说,当你在的时候,周围的环境不知怎么的就变得安静下来,我脑子里的声音也没有了。”

“那是件好事吗?”

梅林点点头:“对,我喜欢。”

亚瑟换了个姿势,伸出手贴上梅林的脸颊,拇指轻擦过他的下嘴唇。“可我不明白。这么多的力量,怎么会存在于某个看起来如此弱不禁风的躯体里?我都害怕你可能会撑不住。”

“那我会尽量别让自己碎掉,”梅林笑嘻嘻回答,“毕竟我现在可是有了这个家伙作盼头。”他满怀喜爱地戳戳亚瑟的肋骨。

“那就好。”亚瑟垂下手,伸了个懒腰,并照例在他的肩膀拉紧时忍不住龇牙咧嘴。

“知道吗,我可以治好它的。”梅林安静地提议道。而亚瑟本能地僵住了。那些没完没了的手术、痛苦、漫长的修复疗程,以及象征身份的纹身标记被撕裂、移植、再扭曲成疤的景象一齐涌上了他的记忆,他的喉咙有些发干。

梅林皱起了眉头,他的手指仍在安抚地轻触着亚瑟的皮肤。“我知道你的伤一直在疼,就让我试试吧。你都已经为我做了那么多了。”

“我不确定……”亚瑟小声说,语调有些含糊。

“拜托了,亚瑟。”

亚瑟吞/咽了一下。如果他对自己足够诚实的话,亚瑟在心底里承认,这一切的犹豫其实都和梅林、以及他的能力无关,而是这份痛苦已经陪伴了他好多年,以至于突然放弃它只会让亚瑟觉得无所适从,就像是获得一种全然不同的新生,和他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格格不入。

他叹着气:“我不想让你累着,尤其是当你的力量还没完全稳定……”

不给他机会说完,梅林忽然起身跨/坐在他背上,双手握着亚瑟的肩,膝盖跪在身侧。“我不会有问题的。”他保证说。

“不行……”

“亚瑟,你这顽固的菜头,就让我试一次,求你。”

又叹了口气,亚瑟终于点了点头,尝试着在梅林的身/下放松一点。但这并不容易,过往的记忆依然在他的脑海中历历在目,像皮肤上的汗水一样缠着他不放。而梅林的手指有力地捏住他的肌肉,掌心温度逐渐上升,直到由温暖转变为炽热,烫得宛如烙铁,一股颤动传遍了他的全身。

亚瑟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。起初是疼痛,他能感觉到那些部件在他的肩膀下变形、移动,而他不禁皱起了脸;随后,当它们对接到位的一瞬间,亚瑟似乎听到了能源接通的噼啪声,与此同时手臂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竖了起来。压力与力量交错着奔涌过他的神经,同时他感到梅林在他背后紧紧绷直了身子,用尽全部的力气推向亚瑟的肩膀——然后咔哒一声,一切的不适突然都消失了。

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的疼痛没有了。忽如其来的解脱仿佛一阵浪潮洗刷过亚瑟的全身,几乎就像是另一次高/潮,而亚瑟发现自己漂浮在愉悦和放松的云雾里,微闭着双眼,整个人似乎融化在被单上。

“噢。”他小声惊叹。

“感觉好些了?”梅林问,从亚瑟身上翻下来坐在他旁边。

“好像我从来没参过军。”亚瑟嘀咕道。

他听见梅林在暗自发笑。闭着眼,亚瑟伸出手摸索到梅林,重新把他拽倒到枕头上,胳膊霸道地横在梅林胸口,身体挨过去贴着他。

“看来某人原来是个抱抱熊。”梅林的声音沾上了些许睡意,偎依得更近。

亚瑟半真半假地哼了一声。他的知觉已经开始模糊,徘徊在梦乡的边缘,在他身边,梅林的体温温暖着他。在他向眼皮上浓重的吸引力屈服前,亚瑟意识到,这是他许多年来头一次不受痛楚打扰的安眠。


—— ——

梅林被一阵持续的敲门声吵醒,他呻/吟了一声,额头贴上亚瑟后背温热的皮肤。他只想保持这种姿势,忘掉其他一切,让感官淹没在亚瑟的陪伴中,希望这噪声过一会儿能消停。

不幸的是,它没有。

“走开。”梅林嘟嘟囔囔地说,嘴唇擦过亚瑟的肩,声音仅比耳语大不了多少。亚瑟咕哝了一句,翻了个身,冲着自己的枕头皱起了眉,脸上的情绪和梅林的一模一样。他的手指交握住梅林搭在他腰边的手。

敲门声更响了。

“亚瑟,你在里面吗?亚瑟!”

梅林费力地睁开眼睛。尽管他很想再多花点时间欣赏面前亚瑟一丝不/挂的肉/体,但莫嘉娜坚持而响亮的声音不给他这个机会。于是他戳了戳身边的人:“你姐姐需要你。”

“她不是我姐,”亚瑟打着哈欠回答,“她就是个女妖。”

梅林轻笑着爬下床。他们的衣服扔得满屋都是,梅林把亚瑟的裤子抛给他,这才穿上他自己的。

“等我们一分钟,莫嘉娜。”亚瑟边穿衣服边喊道。

“就一分钟。”她答道。

梅林叹了口气,他知道自己理应对这段和亚瑟在一块度过的时光心存感激。他们的共处安逸而又舒适,就像一个装着满足和幸福的肥皂泡,将他们与混乱动/荡的外界隔绝开来。在短暂的某一时刻,梅林甚至觉得自己又成了一个普通人,与他所爱、也爱他的人肌肤相亲地躺在一起。而他只希望这段时光能延续得更久一点。

然而,留给他们的美好已经不复存在,随着莫嘉娜的叫喊,现实世界的严酷在清醒的瞬间重新爬回他们的眼前,渺茫不可知的未来阴森地取代了原本的欢/愉。梅林给了亚瑟一个懊恼的咧嘴笑:“回到我们熟知的生活了,我猜。”

亚瑟站了起来,将梅林围到了墙边,他的表情很认真,仿佛在思索。而梅林肯定没他自己想象的那样面不改色,困惑和担忧显然明明白白地写在他的笑容上,因为下一秒,亚瑟的手抚上了他的脸颊,把他拉进一个亲吻里。

梅林允许自己沉浸在这个吻中,细细享受着亚瑟双唇的触觉、他口腔的味道,还有当他们舌/头交/缠在一起时亚瑟的喉咙深处发出的小小的呻/吟声。

“别担心,”亚瑟贴着梅林微微有些刺痛的嘴唇喃喃道,“莫嘉娜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她一般不会弄错。”

梅林喘/息着笑了:

“很高兴你也这么想。”

“喂!你们两个能不能停止亲嘴过来开门?我有重要的事。”莫嘉娜终于忍不住喊道。

亚瑟一下子就蔫了,额头耷拉在梅林的肩上。“臭女妖。”他重复了一遍。

梅林窃笑着,有点不情愿地脱离了亚瑟的怀抱去开门。莫嘉娜挤了进来,视线扫过房间,然后定在亚瑟身上,冲他衣冠不整的样子挑起一条眉毛,紧接着露出了迷之微笑。

“没错,是你想的那样。”亚瑟抱起胳膊回嘴道,在没有上衣和光脚的条件下竭力显出一副尊严与恼怒的模样。

“那是该先恭喜你们呢,还是直接跳到我要说的内容上?我快纠结死了。”莫嘉娜的目光转向梅林,他立刻能感觉到一股红晕顺着他的躯干爬上了他的双颊,赶紧急匆匆抓起他的衬衫盖住自己。

亚瑟不耐烦地揉了揉眼睛,“莫嘉娜!”他咬着牙说。

“好啦,不开玩笑了。”她甩了把头发,继而直视着他们,也是到这时,梅林才注意到她面庞上由各种苦恼和忧虑所留下的痕迹。那双原本明亮的眼睛失去了神采,黑眼圈显得尤为突出;她的皮肤更加苍白,捋头发的手在不自觉地颤动。

亚瑟明显也发现了这些,梅林注视着他的表情柔软下来。“怎么了?”他温和地问。

她抬起下巴,咬着嘴唇。“我预见到了森瑞德在图谋的事情。”她颤抖地吸了一口气,以往那副镇静果断的模样一下子垮了下来,一滴泪水缓缓滑下她的脸颊。“那景象太可怕了。”她低声道。

梅林吞/咽了一口,所有的恐惧在一瞬间压向了他,充斥这狭小的空间并吸光了全部的空气,仿佛舱室里突然被降至真空。

“你看到什么了?”亚瑟问。

莫嘉娜凝视着亚瑟肩膀后的某一点。“我看到人们在惊叫,血/流成河……”她的表情在提取记忆时变得空白,“森瑞德率/军/屠/戮/凤凰卫队……每个人都笼罩在恐惧中,到处都是硝/烟……”

“这是在哪里?”亚瑟走上前,一只手安慰地搭上她的肩。

她看着他,眼中泛着泪光。“廷塔杰尔。”

梅林的胃猛地沉了下去。

“什么时候?”

亚瑟的声音听起来极度遥远,此刻,梅林的眼前只有廷塔杰尔那满目疮痍、生灵涂炭的废墟。一股强烈的空虚感瞬间击中了他,使得梅林浑身发抖。

“就快了。”莫嘉娜说。

就快了。”阿勒迪恩恶魔般的声音紧跟着在梅林的脑海里回荡。

然后他想起了什么,一下子瘫靠在墙上。“盖尤斯,”他喃喃地低语,“糟了,他们会去找盖尤斯!”

“没错。”莫嘉娜喘/息着说,“然而不光是盖尤斯,所有人都无法幸免于难,就像埃塞提亚的悲剧,但范围要大得多。”

“我们得做点什么!”梅林急切地说,胡乱挥舞着手臂,早先与亚瑟待在一起时所享有的平静全部如玻璃般摔碎在他脚边,“任何事,随便什么都行。我可以投降,我可以把自己交出去,他们就会放过廷塔杰尔……”

“别说傻话,梅林!”亚瑟激烈地打断了他,看起来有点怒不可遏。“你有想过当他们抓到你后会做什么?或者他们一直企图在做什么?攻/打廷塔杰尔正是森瑞德的阴/谋之一,他组建/军/队不是为了占/领什么穷酸的星球然后自/封为/王,而是空间站联/邦。质控者、预言师,还是像阿勒迪恩那样的人——他们都只是棋子。你逃到某个空间站只是逼他出手,但森瑞德的目标永远还是联/邦。”

梅林抽了一口气,心脏几乎跳出了胸腔。

“他说得有道理,梅林。”莫嘉娜温和地加了一句,“森瑞德这种人,不得到绝对的权/力是不会罢休的。”

“你让莱昂设定航线了吗?”亚瑟问。

莫嘉娜点点头:“自从埃塞提亚后我们其实就在朝那个大致的方向走,不过现在的目的地就更明确了,艾利安也知道情况紧急。”

“好,我去通知凤凰卫队准备应对。梅林,你去引擎区。”

“什么?不,我得联系盖尤斯……”

“我需要你去引擎区,”亚瑟以一种不容置喙的语气说,“做好任何有必要的工作,确保这艘舰船能随时进入作/战状态。”

“我们没有武/器,亚瑟。”莫嘉娜提醒道。

“我知道,但那不意味着我们不可以给他们一个惊喜,而且,我们有梅林。”


—— ——

莫嘉娜在这之后很快便离开了,怀揣着一股担忧与得意的混合情绪。除了讨论她预见到的事情以外,剩下的时间里她就在用一种洞悉一切的眼神来回偷瞄两个人,搞得亚瑟很是头大。

现在她终于走了,亚瑟总算能填补上他们之间短短的距离,在梅林的唇边印下一个飞快而用力的吻。他本来不想让这看上去像是在告别,然而事实就是如此,尤其是当梅林回给了他一个小小的、悲伤的笑容。

“我们会想出办法来,”亚瑟安慰地保证,“所有事都会过去的。”

然而,这句话在他自己听来都觉得空洞苍白。

又交换了几个吻后,亚瑟终于放开了梅林,好让他洗漱完去引擎区,随后亚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当他进门时,莫嘉娜正在他屋里等着他。

“我刚才还没说完。”门刚一关上,她就开口道。

“我猜也是。”亚瑟边回答边脱掉自己污迹斑斑的上衣,直接往浴室走去。

“是和梅林有关的。”

亚瑟的背影僵住了,但他什么也没说。

“无论你们俩已经有了什么打算,我都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……”

亚瑟抬起一只手。“我不想听,莫嘉娜。”他的心脏在狂跳不止,“有些事情,我还是不知道为好。”

莫嘉娜叹着气,“好吧。”她简单地答道,“我知道你非常在乎他。”

“我确实在乎。”

亚瑟可以听出莫嘉娜声音里的微笑:“听你这么说我很高兴。”

她出去了,带上他房间的门。

洗完澡换好衣服,亚瑟坐在自己的工作台前,他空洞地盯着桌子看了好一会儿。

他需要一个计划。


—— ——

几个小时的思考后,亚瑟得出的唯一结论,就是他们只能依靠自己。这已经是他目前拥有的全部。眼下的情况里有太多不可控的因素,就算他们有多年训练的经验、提供对策的脑子,再加上一个强大的质控者随时听从调/遣,也依然远远不够。

此外,凤凰卫队那边也没有什么好消息。驻/扎在廷塔杰尔的分部根本不把他的报告当一回事,认为是某种恶作剧或者精神错乱的疯话。这从另一方面狠狠地提醒了亚瑟卫队的人是有多么骄傲愚蠢,以及他当年被迫退/役的原因。

他揉了揉肩膀,下意识地准备好了再一次因疼痛而龇牙咧嘴,随即放松地发现他什么感觉都没有——这倒是件难得发生的好事,相比于在廷塔杰尔等待着他们的东西而言。无论那是什么,莫嘉娜仍然没办法准确预见这场灾/难发生的具体时间,所以他们可能会及时赶到,或者正巧碰上,又或者在一切都结束后才姗姗来迟。一想到又一次目睹一座城市被毁/灭会对梅林造成什么样的影响,亚瑟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。

梅林。

他不想把梅林的能力也归为自己计划的一部分。亚瑟见识过那种力量,他甚至还亲身体验过,熟谙它美丽的一面,也深知那具有怎样的摧毁性。他曾眼看着梅林用它完成了不可思议的壮举,然而,他更是清晰地记得梅林随后遭受的巨大的危险与痛苦。

亚瑟不敢再想下去,尽管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
—— ——

“不能打草惊蛇。”亚瑟站在他的船员们面前宣布道。

梅林冲他扬起了一边的眉毛,不过什么也没说。

他们此刻全都集中在舰桥上,甚至包括了被挤在角落里的帕西瓦尔。亚瑟正向所有人解释他的计划。莫嘉娜早先已经告诉了他们关于那场迫在眉睫的袭/击,解释了森瑞德等人的企图,并且很委婉地、同时也非常坚定地重申了眼下的境况不能算是梅林的错。

但在梅林眼里,这显然就是他的错。万一他的伙伴们出了什么事,他的余生都将背负着罪恶,而得知森瑞德长久以来就在谋划这场侵/略并不能丝毫减轻他心中的内疚感。

“……最重要的是,”亚瑟继续平稳地说,“我们有应对的机会,那就尽全力去抓住它。

“危险是不可避免的,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时候会遭遇什么,但是,我们有最棒的队伍,我们会比星系中其他任何舰船都有更大的希望和胜算。”

“不愿意参加的人可以随时乘坐逃生舱离开。”莫嘉娜补充道,“逃生舱能一次性搭乘三个人,并且足以把你们送到卡梅洛特。”

“去他的!”高文喊了起来,“我当然会选择跟着我的舰长、我的上尉,和我那有超能力的小伙伴。”他说着,伸出一条胳膊紧紧勒住梅林的肩,揉揉他的头发。这番话赢得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。

然而,当亚瑟把他“不能打草惊蛇”的计划解释完后,大家的表情似乎都有些一言难尽。

“这是要我们偷偷溜进去?”格温问道。

“我们要做的是谨慎地接近目标、评估眼前的情况,然后根据我们的优势和敌/人的弱点,分析出进一步的计划。”亚瑟纠正说。

“听起来很像是偷偷溜进去。”帕西瓦尔评论道。

亚瑟叹了一口气,捏了捏鼻梁。“好吧,就是要偷偷溜进去。”


—— ——

又是漫长的一天过后,阿瓦隆号终于抵达了廷塔杰尔空间站。梅林站在舰桥上,试着在其他人忙碌的时候不去打扰他们的工作。在他的眼前,那座熟悉的城市就如同茫茫宇宙中一缕自转着的微光,似乎和他记忆中的别无二致。

然而,随着他们逐渐驶近,有什么地方明显不太对劲。当空间站完整的影像被投射在主屏幕上的时候,梅林几乎立刻就看出,他们偷偷接近的计划泡了汤。

平日码头上往来出入的船只不见了,通讯器里安静得听不到一丝声音,不再有空港管理处发来的令人愉快的问候。相反,整座空间站的护盾都被降了下来,梅林甚至感受不到半点电磁场存在的痕迹。

森瑞德显然比他们捷足先登了一步。

但现在,他们面临的最大、同时也是最紧急的问题,却是三艘挡在正前方的飞船,硬生生阻断了他们的去路。

“舰长?”艾利安问,不得不操纵着阿瓦隆号减速。

“别管什么打不打草惊蛇了。”莫嘉娜讽刺地暼了亚瑟一眼,“小心前进。其他所有人,立即进入应/战状态。”

梅林闻言皱起了眉头,一股不安的情绪在他的喉咙口翻涌。而亚瑟耸了耸肩:

“他们仍然有可能还没发现我们,也许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一枚炮/弹警告性地击中了他们的侧舷。

飞船在梅林的脚下猛地歪向一边,他赶紧抓住墙壁以防自己摔倒。在这之后,一连串的混乱几乎是瞬间发生——

莫嘉娜大喊着下令舰船采取躲避式飞行,与此同时,高文和亚瑟紧急地破/解敌/方的参数资料,莱昂手忙脚乱检查各个传感器,再把数据报给艾利安,后者正无比艰难地试图控/制着他们移动的方向。

主屏幕上,那三艘敌/舰还在逐渐逼近,呈扇形状分散开。梅林意识到对方肯定早就埋伏在此地等待他们的到来。

又一发电磁/炮/袭来,这次不再是警告。阿瓦隆号在颤抖着,各种仪器的警报声疯狂大作。

“能源快不行了!”莱昂吼道,“远距传感器已失效!”

“幸亏现在是近距离作/战。”莫嘉娜高声吼了回去,努力盖过周围的船体分崩离析发出的可怕哀鸣。梅林能感受到恐惧如毒蛇般在空气中升腾起来,生还的希望随着每一处失灵的系统、每一根断裂的金属而迅速缩减。

另一束冲击波直奔向他们的左舷,现在整艘飞船都剧烈地摇晃了起来,更多的火星在空中四散喷溅。在这电光火石之际,梅林突然明白了,就像他能感应到莫嘉娜预知的未来在这确切的一刻发生了变换,全部打乱然后再重排。最终,他的眼前只剩下了一种可能——

亚瑟和其他的伙伴们能活下来的唯一办法,就是梅林主动地放弃自己。

并且他知道不止一种这么做的方式。

不曾犹豫,他向前跨过舰桥,把高文从主控台前推开。

“你在做什么?”高文问道,抓住莱昂的胳膊保持平衡。

梅林自己也回答不上来。他甚至不知道这样是否会成功,但他必须一试。

“做我需要去做的。”他回答说。

然后,梅林的视线望向了亚瑟。

他紧紧咬住了嘴唇,试着把所有的情感都倾注在这最后的一眼里——他全部的欲/望,他所有的恐惧,以及他渴望和亚瑟一起走完、却很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去经历的人生——而他祈祷亚瑟能够懂。

制动报警器刺耳地响了起来,敌/方的舰船眼看就要将他们逼入绝境,梅林把注意力转回主控台上,手掌贴着台面,他的意识义无反顾地潜了进去。


—— ——

后面还有一大段,但加上后就提示有敏/感词,整篇文都死活发不出来了(我明明把关键词都隔开了啊!),因此剩余的内容请走 SY #73楼

评论(10)
热度(37)